快速导航:

收起 ︽
展开 ︾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>文化/历史 -> 逸闻趣事->民间逸事

施绝技双英破敌

2014-07-28 10:17       (1310人浏览)

   【中国国际太极拳网 文化历史频道】解放前,温县城东一些村庄,经常唱一出戏,戏名叫《大天王、二天王双英破敌》。戏里的大天王、二天王便是陈氏十一世的陈恂儒、陈申儒弟兄。
 
   故事发生在康熙年问一年的腊月二十三日,正是村中百姓过小年的日子。从清早起,便飘飘扬扬下起大雪来。就在半后晌人们开始打发灶君老爷上天的时候,一伙不知从哪里来的强盗,拥进了离陈家沟七、八里地的北平皋。领头的两个强盗,一个生得个子短小,身体灵便,左边脸上一条伤疤,从眼角直扯到右咀角,使他那难看的相貌更加疹人,自称外号飞天蜈蚣,名叫李江,一个田字个,满脸横肉,两只眼里闪着凶光,自称长翅毒蝎李河。蜈蚣,蝎子本来就够毒了,他俩是长了翅膀的蜈蚣、毒蝎。你想想,他们会不心狠手毒? 
 
   果然,这伙强盗一进村,立即派人把住各个寨门,许进不许出,并挨家挨户通知,为他们准备金银财宝,起更时便要挨户收敛。谁要抗拒,就要将全家杀得鸡犬不留。一时弄得全村老幼,哭喊连天。
 
   村中有一个年青妇女陈氏,是王家才过门没多少天的新媳妇。她见自己的公爹、丈夫和村中老幼一个个愁眉苦脸,便羞羞答答地出了个主意。她说:“俺娘家陈家沟,本来练武的人很多。自从王廷爷爷创编了太极拳以后,学武的风气更盛了。我想到娘家去请人来,杀退强盗……”不等她说完,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,但又担心她身体单薄,风大雪猛受不了,又怕遇见了强盗出不去,她却不慌不忙地说:“俺虽然从小跟娘学针线活,但看王廷爷爷和父亲教两个兄弟练武,也学了几手。真要遇上三两个强盗,我也有法子脱身。只是得请村中的几个老人家,摆酒席稳住强盗,以免俺没回来,乡亲们受害。”众人连声说好,都分头准备去了。陈氏脱去长衣服,一身短打扮,手捏一根齐眉棍,从西寨墙一个豁口中跳出来,直奔陈家沟。陈氏的娘家父亲陈所乐听女儿说了情况,和村中几个老年人商量了一下,觉得不必大动干戈,就让自己的双生儿子恂儒、申儒前去帮忙。
 
   恂儒、申儒当时才十五六岁,在王廷爷爷和父亲教导下,有一身软硬功夫,十八般兵器件件皆能。一听父亲派自已去杀强盗,高兴得连蹦带跳,赶忙结扎停当,提了口单刀。姐弟三人急忙赶往北平皋。
 
   来到北平皋村,姐弟三个仍从原路进去,来到一个大宅院的后墙外。陈氏嘱咐两个兄弟说:“你们一定不要性急,要小心,按咱路上商量的办法办,等我把几个陪酒老人叫出来,再进去动手。”兄弟二人答应。陈氏将手中的齐眉棍在雪地上虚点了点,早巳纵上墙头,翻墙进去了。
 
   恂儒、申儒二人穿房越脊,来到大厅旁的厢房上。只见大厅中灯火通红,众强盗正在吆五喝六,猜拳行令。一些被抓来的百姓便关在弟兄二人身下的厢房中,不时传出一阵阵低低的哭泣声。
 
   在大厅中陪酒的几个老人,见上菜的人连使眼色,心中有了数,便赶忙来到李江、李河跟前,陪着笑脸说  “诸位大王,那几个百姓冒犯了大王虎威,小老儿等再去劝说一番,自然没有不拿钱的道理,望大王饶他们一命!”李江说:“我可是把人交给你们了。如果他们仍不交钱,我马上要开杀戒,扒出心来做醒酒汤!”
 
   厢房上的恂儒、申儒见老人们脱开了大厅,便飘然落地。按路上姐弟三人的分工,陈申儒往大厅门旁黑影中一站,陈恂儒一个箭步冲进了大厅,乒乒乓乓,砍翻了蜡烛,飞身一跳,一个“贴墙挂画”,早将身子贴在大厅的山墙上。
 
   众强盗正喝得高兴,猛见冲进一人,手持明晃晃的单刀,砍翻了蜡烛,立时象马蜂窝遭了火燎,乱了起来。喝进肚里的酒,也变成了冷汗。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,各自拔出兵器,乱砍乱杀起来。大厅中立刻“哎呀”“扑通”之声不断。砍杀了半天,强盗们才发现是自相残杀,便争抢着往门外跑。谁知陈申儒早手持钢刀,紧紧把住了屋门,出来一个杀一个,出来两个杀一双。大厅中没有跑出来的强盗,见冲出去的伙伴一个个栽倒在地。也不知院中还埋伏有多少人马,吓得缩在墙角,不敢动弹。
 
   村里的人听说陈氏请来了救兵,早点了亮灯笼火把,一些年青人也持刀掂棍,在院子周围呐喊助威。
 
   李江、李河两个强盗头儿,不枉外号“飞天蜈蚣”、“长翅毒蝎”,尽管喝得醉醺醺的,但心中却十分清楚。猛见一个人冲进大厅,砍灭蜡烛,知道不好,立即把身子往下一缩,躲了起来,在众强盗乱砍乱杀中,他俩连根头发丝儿也没伤着。这时候,他们从桌下爬出来,背在黑影中,就着院子里的灯光一看,见周围墙上、树上和院子里,站满了人。但看样子都是些庄稼汉,心里并不在意。又往大厅门口一看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只见大厅门外站了一人,手持钢刀,脚下躺了好几个自己的弟兄,鲜血把雪地都染红了。再往脸上一看,更使他俩大吃一惊,分明是个娃娃嘛!稚气的脸上带着微笑,好象不是在生死相搏,而是在看一件稀罕玩意儿。二人知道这个孩子必定不是常人,不杀此人,大概今天晚上难出这个大院。
 
   李江捏了身边一个弟兄一把,向门外一挥手。那个弟兄也看清了门外是个孩子,认为有便宜可占,便一个箭步冲出去,照着陈申儒一刀砍去。陈申儒早有准备,用手中刀一挡,右脚照他肚上踢去。只听“哎呀”一声,想找便宜的家伙早被踢到了院子中间。一个青年人不等他爬起身来,飞头一棍,结果了他的性命。陈恂儒这时已从墙上纵下来,暗巾照着众强盗一阵乱砍,象赶羊一样,把群强盗往大厅外赶。李江、李河前后受敌,只得从大厅中纵出来,一人一口单刀,围着陈申儒砍杀起来。
 
   陈申儒见是两个强盗头儿,便抖擞精神,使出家传太极十三刀,缠头裹脑,劈、砍、撩、挂,杀得李江、李河气喘吁吁,架隔遮拦,上下躲闪。
 
   李江正与陈申儒争斗,猛觉得脑后一阵风声,知道有人暗算,急忙一纵身,躲过刀锋。扭头一看,不由惊得大叫一声。原来,他发现背后站定一人,无论个头、长相、衣着打扮和兵器都与脸前与自己争斗的人一模一样。心中一疑惑,手中的刀慢了一慢,早被陈申儒一个扫堂腿,踢翻在地。没等他爬起来,陈申儒早跟进一步,单刀一举,“飞天蜈蚣“变成了两段。
 
   李江、李河两人还不是陈申儒一个人的对手,一见李江被杀,李河心中早己发慌。陈恂儒说:  “兄弟你歇会儿,这个让给我吧!”说着,窜奔蹦跳,闪展腾挪,使得手中单刀呼呼生风。两个照面,早将李河砍翻。这时候,陈氏也早领着一伙年青人,消灭了四面把守寨门的强盗。
 
   这件事后,附近的文人便把这事编了一出戏,叫《大天王、二天王双英破敌》。
 
责任编辑:风信子2014
相关评论[  查看全部  ]已有0评论  
关闭
400-601-2217

133-1128-9989

官方交流群:2891275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