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导航:

收起 ︽
展开 ︾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>文化/历史 -> 逸闻趣事->名人逸事

武林轶事:王西安少年学拳之谜

2014-11-26 11:15       (1821人浏览)

    【中国国际太极拳网 文化历史频道】1952年7月的一天,陈家沟一户人家的后院,一个8岁的孩子在爬树。这是棵椿树,一搂粗,15米多高,顶端枝叶繁茂,冠盖如云,枝丫间有一个鸟窝,一对老喜鹊刚刚孵出一窝小喜鹊。孩子要上去掏小喜鹊。树下,几个小伙伴仰脸张望。鸟窝伸手可及,孩子爬上去了,却伏在树上不动了。他看见不远处,陈茂森正在院落里打太极拳,那拳打得美妙无比,孩子看迷了。“快掏呀!掏呀!”同伴在下面叫。他似乎听不见,专注地看着。树叶遮住了陈茂森的身影,他便往另一根树枝上移。刚刚移过去,身子还没站稳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树枝折了,孩子跌落下来,重重摔在地上。双目紧闭,小脸泛绿,没了呼吸。“哎呀,死了!”小伙伴们一声喊,撒腿跑了。不一会儿,孩子的母亲惊慌失措地赶了来,可是,哪里还有孩子的踪影?地上只有一根树枝。母亲长出一口气,对跟在身后的孩子的小伙伴们说:“没事。不知道又疯哪儿去了。”真是知子莫若父母。此刻,孩子正站在陈茂森家门口,瞪着小黑眼珠,隔着门缝偷看陈茂森练拳呢。
 
    这孩子就是王西安。他看得心痒难耐,终于忍不住,推门而入。请求道:“茂森叔,您教我打拳吧。”刚才还在盘架走拳的陈茂森,耸耸肩膀,两手一摊:“打拳?我不会打拳。我是闲了,随便活动活动筋骨。”王西安第1次吃了闭门羹。他是陈家沟人,但他不姓陈。王西安生于1944年,祖籍荥阳县汜水镇许村。祖父王书乾、父亲王松林,爷儿俩整日扛柄铁叉,四处给人打墙为生。后因久在陈家沟干活,落户陈家沟。
 
    多少年了,陈家沟陈姓人家将太极拳视为“独得之秘”,只在族内代代相传,外人难窥门墙。王西安在村里想跟其他人练拳,也是常吃闭门羹。可8岁的王西安立下誓言:“我非要学好太极拳不可!”除了上学,王西安的心思全在太极拳上。他的小伙伴陈启亮会练拳,他成天缠住陈启亮学拳。一天傍晚,父亲给他几枚硬币,叫他去买火柴。“记住,买火柴。”父亲叮咛道。“买火柴,买火柴。”他随口念叨往外跑。出门碰见了陈启亮,他问:“启亮,懒扎衣这一势,我咋弄不好?”陈启亮叫他做一遍,纠正道:“记住!手脚运动,都要用缠丝劲。”“缠丝劲,缠丝劲。”他一路比划一路走。到了代销店,他将钱递上柜台,只是不说话。售货员问他:“买啥?”他搔搔头,忘了。只得又回来问父亲。王西安就这样学了6年。
 
    1958年,陈照丕告老还乡,他要遵循祖训:趁余闲,教下些弟子儿孙,成龙成虎任方便。一踏进陈家沟,老人惊呆了,冷冷清清,偌大个村庄,不见练拳走架人!老人的心碎了:自己辛辛苦苦在外传拳几十年,而在家乡,却没有几个人练了,陈式太极拳快要断续了!老人疯了一般,找村干部,找县体委,自费在自家办起了太极拳培训班。不论姓陈姓王,不论年长年少,不论是男是女,只要学,统统收;不论刮风下雨,不论白天黑夜,不论寒冬酷暑,只要来,统统教。陈照丕说:“只要能发扬光大陈式太极拳,割我的肉,要我的命都行!”这一年,王西安14岁,高小毕业,在家务农。趁此机会,他高兴地进了培训班。他练了一趟拳,陈照丕一看,就知道这孩子身上具有非同一般的天资禀赋,将他收在门下,重点培养。他开始接触到陈式太极拳最为精粹的部分,真有一步登天的幸福感。
 
    练!王西安家后院的大皂角树,高不见顶,荫遮全院,又遮邻居半个院。王西安黎明即起,在这株皂角树下,一口气就练5遍拳,一天不练30遍不罢休。冬天,他光着脊梁在树下盘架,头上冒热气,浑身湿漉漉,脱下鞋,里面能倒出水来。夏天,他只穿裤头,赤脚在树下走架,汗水如同小泉一般往外冒,流到嘴里顾不得擦。树下被他踏得明晃晃,像块打麦场。农闲时节,他背一袋干粮,独自来到黄河滩,面对滔滔黄河练拳。饿了,啃口干粮;渴了,喝口河水;困了,躺在放羊人搭的小庵棚里打个盹,醒来继续练。啥时干粮吃完,啥时才回家。
 
    练器械,那时没有器械。家里的切菜刀、烧火棍、火柱,他捞着啥是啥,当刀、当枪、当剑,在院子里舞弄。“春秋大刀”中有一招“舞花竖刀翻身砍”,须提刀空翻360°并变提刀为竖刀,很难掌握。许多人跌得鼻青脸肿也没有学会,王西安也不例外。有人索性将竖刀改为压刀,不空翻了。王西安不同意:“这不是变味了吗?”专程到开封找到精熟刀法的陈克弟,详尽请教了动作要领,掌握了演练方法。回来时,正是收麦季节。忙,他不顾一天的劳累,夜晚在打麦场上抡木锨,一抡就是20天,将一路“春秋大刀”舞得气势雄伟,威猛无比,人称“大刀王”。后来春秋大刀成为他参加名家表演时的保留节目。
 
    学拳的开始几年,陈照丕老师只准徒弟们盘架,不准推手。他说:“功夫都在拳上。”有一天,老人忽然放话:“你们可以练练推手了。”双人推手是检验拳势正确与否、习练肌肤灵敏和徒手搏击的有效途径,但是难免摔跟头。早些年,王西安与他的小老师陈启亮推手,尽管他个子大,可陈启亮抓住他跟拎小鸡一样,摔他没商量。他爬起来,眼一瞪,又上了,跌得眼冒金星还要上。现在,小老师不再与他交手,推不过他了。他是谁强专找谁。当时,在马坊院喂牲口的陈禄有,功夫很好。有几个师兄弟们都败在他的手下。王西安开始还不相信呢,不料交手一开始,他便躺到了搅料的大锅里。他算是认定陈禄有了,天天晚上去马坊院,天天被摔得身上青一块、紫一块。回来躺在床上过电影:陈禄有如何动,自己如何走,如何摔的跤,琢磨应对的办法。两个月后,陈禄有这个山头又让他给攻下了。
 
    熟悉王西安的人都知道,他有一个特点:凡事爱琢磨。常见他闭着眼,一声不吭,默默地比划一个动作,这是他在琢磨问题。啥时眼睁开了,就是这个问题解决了。有一天下雨,他约了几个伙伴来他家切磋推手,人都到了,他却仿佛入定老僧,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。大家不管他,只管在屋里乱翻,翻出一小袋花生,边吃边聊。半天,他睁开眼,将几个小板凳往墙根一挪,在屋当中一站,说“来吧。”大家轮番上阵,他只用“小鬼推磨”一招,将伙伴们一个个扔出倒地。那时他的母亲已经去世,父亲回来一看,桌腿歪了,几个板凳不是弄折了,就是腿断了。要命的是花生,那是来年的种子呀!全吃光了。父亲气得浑身颤抖,撵着要打。爱琢磨的特点,是伴随王西安成功的秘诀。他的拳艺如春园之草,与日俱增。
 
    相关阅读:中华民族悠久传统文化的精髓
 
责任编辑:萧寒
相关评论[  查看全部  ]已有0评论  
关闭
400-601-2217

133-1128-9989

官方交流群:2891275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