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速导航:

收起 ︽
展开 ︾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>文化/历史 -> 太极文化->知名教学

三读《陈氏太极拳图说》(三)

2015-01-26 10:51       (1459人浏览)

    【中国国际太极拳 文化历史频道】其四,1937年4月正中书局同时出版了徐震(字哲东,1898-1967)的专著《太极拳谱理董、辨伪合编》和《太极拳考信录》两部书。
这位任职南京中央大学国学教授、在太极拳史考证方面成绩显著的研究者,在《太极拳谱辨伪?辨杜育万述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》中写道:“辨曰:此文见陈鑫品三所著陈氏太极拳图说附录之末。除首四句四言韵语,及后四句七言韵语外,余皆取武禹襄文。其为杨氏拳谱流传后所伪造成者的然无疑。”
 
    徐震还在《太极拳考信录.卷中.正杜武之误第十八》写道:“陈鑫所著太极拳图说,末附杜育万补入歌诀一篇。谓述蒋发受山西师传者,即武(禹襄)氏所撰‘一举动周身俱要轻灵’一篇。惟将此篇分为四节,每节摄以七言一句。其前总以四言韵语云:‘筋骨要松,皮毛要攻,节节贯串,虚灵在中。’吾尝问陈子明,子明曰:‘此杨氏之学大行,学者转袭彼说,又附益之,非陈氏所本有。杜育万乃今人,未尝深究其源也。’陈君此言甚是。此文明明为武禹襄所撰,吾前既备列证据矣,谓蒋发受山西师传,显然诬妄。”
 
    至此,“研读问题一”似乎搞清楚了。笔者以为,还有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。例如,杜育万说此歌诀传自山西王林桢,可在杜育万(元化)于1935年编述《太极拳正宗》之前,从未听说山西“王林桢”一名。近年,有人说山西王林桢,就是山右王宗岳。也曾有人说,山右王宗岳就是明代内家拳传人西安王宗。究竞王林桢是不是王宗岳?王宗岳是不是王宗?是否确有王宗岳其人?都是有待研究的问题。
 
    研读问题二:依徐震考,杜育万所谓受山西师传歌诀的基本内容,抄自武禹襄。那么,武禹襄的太极拳与陈氏太极拳是什么关系?陈氏太极拳与其他各式太极拳又是什么关系呢?
 
    在笔者查阅的有关文献中,积极支持出版《陈氏太极拳图说》的首席助刊者陈泮岭先生(1891-1967)于1963年著刊的《太极拳教材》一书颇值一读。
 
    陈泮岭先生,河南西平(华)人。自幼好武,早在1920年就在河南开封发起创办“青年改进俱乐部”,提倡武术。随后,担任首任河南省国术馆馆长;继而,受聘为南京中央国术馆副馆长;并于1940年至1944年出任民国政府“教育部及军训部国术编审委员会”主任,组织编辑国术教材。这位自析一生精力为“二分水利,一分党务,二分教育,五分国术”的陈泮岭先生,在其晚年著刊的《太极拳教材?自序》中写道:
 
    “余自幼从先父习少林。民初,从李存义及刘彩臣两先生习形意;从佟联吉、程海亭两先生习八卦;从吴鉴泉、杨少侯、纪子修、许禹生诸先生习太极。民国十六七年间,复至河南温县陈家沟,研究陈家太极拳。
 
    太极拳之盛行于国内者,有杨家、吴家、郝家。而吴家之太极,出于杨家;郝家之太极出于武家;而杨家与武家之太极,皆由河南温县陈家沟所传授,故陈家沟实为近代太极拳之策源地。”
 
    他在该书《太极拳教材?总论》部分再一次强调:“现在之太极拳,皆出于杨家、吴家、武家、郝家。郝家出于武家,吴家出于杨家;而杨家与武家,又出于陈家。可以说现在所研练的太极拳,皆系由河南温县陈家沟所传授;但陈家沟太极拳又是传自何人?尚难找出确实证据。
 
    太极拳之源流,在今日难以稽考,惟其传自陈家沟,则为今日练太极拳人士之所共知公认者也。”
 
    笔者从陈泮岭先生关于太极拳源流考察的结语中,既看到了“研读问题二”的简明答案,也看到了作者尊重“共知公认”、注重“确实证据”的治学态度,还看到了作者“引而不发”留给读者去思考、去研究的问题。
 
    顺陈先生的文意去思考,“陈家沟太极拳又是传自何人?尚难找出确实证据。”似乎可以理解为:“尚难找出确实证据”证明太极拳不传自陈家沟。那么,就应该以“惟其(太极拳)传自陈家沟,则为今日练太极拳人士之所共知公认者也。”为共识,加强太极拳界的团结,在齐心推动太极拳整体发展的同时,共同提高、一道前进。
 
    将陈先生的考察结果放到太极拳研究的大环境中去思考,唐豪先生(1897-1959)关于太极拳起源的考证结果比陈先生进了一步。唐豪在没有“确实证据”证明太极拳不传自陈家沟的前提下,综合实地考察、文献考辨和拳技研究获得的考据,把“传自”定位到了“源自”的高度。这位将一生献给中国武术史学研究的拓荒者,在1930年时提出了太极拳源自陈家沟的考证结论,并明确指出“太极拳创始于陈王廷”。至1964年,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发行了顾留馨完稿的《太极拳研究》一书。此书于1992年经中国武术协会审定,纳入《中华武术文库》“理论部”。书中《第一章太极拳的起源和发展简史》再次论证了唐豪先生1930年时的考证结论。
 
    学术研究是没有止境的。后学者应该借助前人的研究成果,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深入研究,才可能有所发现、有所建树、推动武术的科学化进程。质疑前人的研究成果,同样是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深入研究的一种方法。陈泮岭先生所谓“找出确实证据”,是质疑的基础。能找得前人未能掌握或未予以重视的“确实证据”本身,就是发现。不论以之质疑原有成果的总体结论,还是枝节问题,都有助于学术发展和学科完善,关键是“找出确实证据”。
 
    相关阅读:三读《陈氏太极拳图说》(二)
 
责任编辑:萧寒
相关评论[  查看全部  ]已有0评论  
关闭
400-601-2217

133-1128-9989

官方交流群:289127536